阿尔塔能源 –联邦上诉法院确认条约购物没有滥用

女王Ma下诉卢森堡阿尔塔能源公司,[1] 联邦上诉法院证​​实,所谓的“条约购物”并不滥用加拿大的税收协定。  结果,加拿大的通用反避税规则(“ GAAR”)不能被用来否认对加拿大征收的资本收益税的免税优惠(加拿大-卢森堡税收协定–“加拿大-卢森堡协定”)由卢森堡公司纳税人(“ Alta Luxembourg”)处置艾伯塔省公司(“ Alta Canada”)的股份而变现。

概括其基本要点,此呼吁的事实可以总结如下:

  1. 2011年,加拿大Alta公司成立,在艾伯塔省开展非常规页岩油业务。 Alta Canada的股东是美国有限责任公司(“ US LLC”)。 
  2. 2012年,加拿大Alta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了卢森堡Alta公司。转移到Alta Luxembourg的交易是一项应税交易,但是由于已转让股份的公平市价等于其调整后的成本基础,因此转让没有资本收益。 转让后,阿尔塔卢森堡的股份由艾伯塔省的合伙企业持有,合伙人与美国有限责任公司的成员相同。
  3. 2013年,Alta Luxembourg出售了Alta Canada的股份,实现了可观的资本收益。

阿尔塔卢森堡(Alta Luxembourg)声称,由于实施了《坎卢克斯条约》(Can-Lux Treaty)的规定,资本收益无需缴纳加拿大税[2] 根据该法,加拿大放弃了对卢森堡居民因处置某些私人公司股份而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的权利,这些股份主要是从位于加拿大进行私人公司业务的不动产取得其价值的(《条约》豁免”)。 在联邦上诉法院面前,部长声称存在对加拿大 所得税法 (加拿大)(《税收法》)和《坎卢克斯条约》,因此GAAR申请拒绝对Alta Luxembourg实现的资本收益进行条约豁免。  法院确认GAAR不适用。

如果发现交易违反了《税法》或税收协定,则GAAR可以申请拒绝交易产生的税收利益。 加拿大GAAR的判例明确表明,由部长承担查明被指控滥用条款规定的目的,精神或目的的法律责任。  在 阿尔塔能源,联邦上诉法院认为,部长没有正确阐明相关豁免条款的相关目的,精神或宗旨,也没有证明这些条款已被滥用。

例如,部长争辩说,免税条约的目的不是使没有潜力在卢森堡实现收入的实体受益。 法院驳回了这一意见,并裁定Alta Luxembourg在卢森堡是否有应税收入“是卢森堡税务部门的事……这不是本法院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为《坎卢克斯条约》的目的而寻求声称自己是卢森堡居民的人(即在卢森堡应纳税)且“税款水平或金额不相关, ”。

部长还争辩说,免除条约的目的不是使与卢森堡没有紧密商业或经济联系的实体受益。 法院也驳回了这一意见,认为《坎卢克斯条约》“在经济联系牢固的居民与经济联系薄弱或没有经济联系的居民之间没有区别……”。 如果某人是卢森堡的居民(即在卢森堡应纳税),则可以适用条约豁免。

总之,法院认为,部长“除可从案文中搜集到的内容之外”本身“没有为条约豁免确定任何明确的理由”:

[67] 条款的文本规定,如果卢森堡居民从公司股份的出售中获利,则该加拿大人可以免税,前提是该公司的标的价值来自不动产(租赁财产除外)用于加拿大开展的业务。

法院还拒绝认定购买条约的行为是滥用的,同意先前的判例,即“选择一个外国政权而不是另一个外国政权在本质上是不适当的或不适当的”,并且尽管“选择低税收管辖权可能会说话”有说服力地作为据称进行的避免交易的税收目的的证据……购物或选择条约以尽量减少税收,不能被视为滥用。”

最后,官方的上诉被驳回。 法院解雇的关键在于以下发现:为《卢森堡协定》的目的,卢森堡居民可以享受《条约豁免》;《条约豁免》不要求卢森堡居民与卢森堡有任何特定级别的商业或经济联系;以及条约豁免并没有要求非居民在卢森堡缴纳任何特定税款。

 

[1]       2020 FCA 43.

[2]      具体而言,《坎卢克斯条约》第13条第4款和第5款。

s

订阅

保持联系

Get the latest posts from this 博客

Please enter a valid 电子邮件 地址